茶文化

平台选秀双哑火,偶像公司造星难,谁之过?- 偶像新论_0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7-31 17:43     浏览次数 :

[返回]

去年两档偶像节目的决赛引发粉丝疯狂集资几千万的数据还历历在目,然而优酷斥巨资打造的偶像选秀《以团之名》却在昨晚默默地收官了。爱奇艺的偶像节目《青春有你》也即将进入决赛阶段,但在热度上与去年相比差了不只一星半点。去年《偶像练习生》稍有新动向就霸占的热搜榜已经鲜少有今年《青春有你》的动静。大批追星女孩们疯狂买水投票求同款的阵仗已经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吃瓜群众比较两档偶像节目谁更糊。

事实上,在去年两档偶像节目的爆红效果的诱惑下,许多没有练习生储备的经纪公司做速成培训也要来赶偶像节目的趟儿,人人都在期待谁是下一个蔡徐坤,然而今年这趟恐怕没有办法让任何人实现一夜成名的美梦。

很多人都说2018是偶像元年,偶像节目打开了产业的新局面,但元年之后呢?褪去元年的光环,相对寡淡的今年是否已经进入了冷静期?节目播出期间,我们与几位没有参与偶像节目的偶像行业从业者聊了聊,发现他们也是各自忧愁。

曾将Yamy送进了《创造101》出道位的极创引力有平台机会因担心自身实力不足而没有参与节目,不愿轻易参与赌博,毕竟谁也不知道能不能赌出来一个杨超越?“今年就算能做成腰部,你还是在家抠脚。”老板打趣道。

JYP和TME的合资公司新声娱乐有不错的苗子却在发愁中国没有舞台,受困于政策限制只能在圈子里自娱自乐。

而行业头部却也在发愁整个行业的大环境。曾经一家独大的时代峰峻遇到了更多竞争对手,手上最有竞争力的TFBOYS已经团不成团。即便拥有更丰富的经验,但产业链不完善、市场不成熟也让他们在推新团的路上艰难前行。

人人都在等待元年之后的下一束光。

有平台的愁没准备好

“如果没有平台的加持,经纪公司自己做偶像太难了。”尽管到目前为止,两档偶像节目跟去年相比效果相差甚远,极创引力创始人徐明朝依然相信平台之于偶像产业的力量。

但今年三档偶像节目里都没有极创引力的身影。徐明朝说,他们已经不再做新的唱跳偶像了。

去年有一段时间,极创引力的创始人徐明朝每天都能在朋友圈看到同行的练习生招募海报。这让他一下子受到了刺激,也是他放弃做唱跳偶像,转而做偶像乐队的开始。

“第一次我们比较幸运,有人能进前11,回来的也能生存下去。但第二次我不认为还能这么幸运。如果不认真培训就想走出来是不行的,所谓通过营销形成的人气很不实际,除非平台亲自来保你。”

(舞台实力被诟病的杨超越在争议声中出道)

新湃传媒也不要冒这个险。“节目是一个放大镜,做得好与不好都会被看到。如果把一个还有很多不足的艺人送上去,别人会质疑这个艺人团队会不会只是为了迎合风口?”新湃传媒的副总裁黄喜说。

去年,新湃传媒送上《偶像练习生》的唯一一个人是从韩国培训归来的,但依然止步于第三轮淘汰赛。今年他们想把艺人准备得更好再送上节目。至于还做不做偶像团体,黄喜认为要等练习生成熟了再推向市场,“先把已经出道的偶像艺人做好吧。”

英皇娱乐、亚歌文化、传奇星娱乐等旗下艺人曾在去年偶像节目中取得不错成绩的经纪公司也没有送人到今年的三档偶像节目。

事实上,他们不是不想参加,而是目前没有有实力的人可以送去参加。“实力不好,送上去反而丢人。”徐明朝说。极创引力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培养出实力够强的练习生去参加节目,此前一个团的培养就花费了三年。

准备好的愁没舞台

不过,观察国内几个偶像团体的演唱会售票情况,徐明朝又发现,国内受众对于唱跳舞台的需求没有那么高,受众还是喜欢洗脑式的歌曲。平台重金打造的唱跳偶像团体也未必有市场。

新声娱乐企划部的负责人Andy最近却在苦恼,究竟中国的舞台在哪里,怎么做才能让公司的“小组合”找到自己的舞台。

2016年,韩国三大娱乐公司之一的JYP与彼时的海洋音乐集团如今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 )共同成立了新声娱乐,意在把韩国的偶像培养和制作和中国的运作模式嫁接在一起,来打造中国本土的偶像组合。

在对当时的中国偶像市场做了调研分析后,2016年下半年,JYP的领军人物J.Y.Park本人亲自来到中国选拔10-14岁的练习生,以舞蹈能力为第一标准,最终挑选出6名少年带到韩国进行集训。2017年,新声娱乐开始曝光由这6名中国男孩组成的少年男团BOY STORY。在此后一年的时间里,新声娱乐通过持续发布日常训练视频和自制团综来让粉丝产生陪伴感,尝试着去适应中国偶像市场喜好的“养成系”模式。

(新声娱乐打造的少年男团BOY STORY)

然而,当这个男团真正落地中国偶像市场时,团队却发现在韩国屡试不爽的培养模式搭配中国受众喜欢的“养成”反而不奏效了。即便是一年内推出7首歌曲和MV,每首歌都动用韩国的知名制作人,投入都在百万级别,却很难找到能够展示这些歌曲的舞台,所有的一切好像只能在小圈子里自娱自乐一般。

“比起绚丽的舞台,大家是不是更喜欢看到日常生活里面偶像的成长,这样更有陪伴感,也可以让大家觉得是自己帮助偶像实现了梦想。” Andy也表示自己很困惑,“我们是不是太注重做歌,造成大家觉得我们已经是成熟偶像了,所以没能很好地体现出陪伴偶像成长的感觉,让粉丝们没有感到自己被需要。”

为了给粉丝提供陪伴感,感受到小偶像的成长,BOY STORY的团队最近推出了一个名为“成长计划”的项目。但是男团在舞蹈方面已经有一定的水平,很难再呈现出肉眼可见的进步,于是他们让平均年龄只有13岁的六名成员开始学习作词作曲,希望通过孩子们在音乐创作方面的进步让粉丝有养成感。

只是Andy并不甘心。“如果市场可以认识到应该给偶像们提供更多的舞台来展现自己,优秀的中国偶像并不是不可能。”

行业头部却愁大环境

然而,在Andy看来很会做养成,缔造了TFBOYS神话的时代峰峻也不太好过。

TFBOYS发展到今天,三人已经以个人事业发展为重,市场对于头部艺人的热切需求让他们不得不分开行动,离曾经的男团定位越来越远。

时代峰峻也在发愁要怎么做二代团。虽然有着TFBOYS师弟团的光环,经过了几年的养成也积累了一定的人气,核心粉丝量比不少国内男团都要高,但台风少年团出道半年以来依然一直在烧钱,情况和很多非养成系男团的起步阶段没有什么两样。“他们的粉丝流量要达到TFBOYS的三分之一才可以养活自己。”负责人认为。

他清晰地认识到,TFBOYS的爆红路线不具备可复制性,不是一个中国男团养成的范本模式。因此,时代峰峻一直希望将二代团台风少年团做成一个将来可以复制的养成样本。“如果未来两到三年内台风能成功(实现盈利)的话,才说明时代峰峻可以不依赖平台,不依赖选秀,独立推出自己的男团。””

(时代峰峻推出的二代团:台风少年团)

现阶段横亘于时代峰峻面前最大的难题在于,一团和二团无论是定位还是粉丝都有很高的重叠度。台风少年团的运营团队计划通过一系列的音乐作品、形象包装、团综和自制剧等方面来打造区别于TFBOYS的风格。

可是负责人发现,在国内找不到专门给男团写歌的人。国内的音乐制作人也鲜少有为偶像团体做歌的经验。能为独立歌手制作出优质曲目的制作人不一定能制作出适合偶像团体的音乐。此前经常合作的音乐制作人刘佳对TFBOYS的走红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但现在刘佳已经自己做了个男团参加选秀了。

因此,和其他一些男团一样,时代峰峻往往只能从国外购买音乐demo,再找中国人填词。

“国内音乐和演出市场都不景气,做演唱会、发专辑都不赚钱,中小型热度的团真的没有明确的商业模式。国内没有舞台、没有市场,进来(偶像行业)之后你就会觉得很难做,真的,只有想办法做成大热男团。”时代峰峻负责人说,“相比于其他团体,我们只是在资金上能够支撑得久一点。”

按照原本的蓝图,TF家族这个练习生厂牌应该成为时代峰峻自己的造星平台。得益于TFBOYS的光环以及多年的积累,TF家族这个自有的产出-消费体系已经呈现出雏形,时代峰峻只要推出练习生就能让其获得一定的粉丝量。但视频平台带着两档偶像节目入局一下子分走了大批流量,随之而来的政策限制也使二代团的发展不如预期。

政策不友好、市场不成熟、产业不完善,现阶段让头部偶像公司时代峰峻的负责人头疼的点更多。

是这届平台不行还是练习生不行?

让时代峰峻发愁的,其实是整个行业大环境的问题。

现阶段行业内有投机的公司、也有投机的练习生、艺人,如果平台、观众继续买单,整个产业最终就会陷入劣币驱逐良币的困境。

去年两档偶像节目让时代峰峻负责人产生的最大触动是:偶像团体的舞台实力一定要好。

过去他打造的养成系男团容易被诟病实力不够,这个问题在成熟练习生的对比之下更加明显,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焦虑。因此,时代峰峻计划在首尔成立训练基地以解决艺人的实力问题。

但两档偶像节目也让更多投机者嗅到了商机:或许我能制造下一个杨超越。

杨超越的走红确实也让很多从业者开始相信“观众缘”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张艺兴在《青春有你》中也多次表达对于练习生的担忧。他担心练习生们因为看到有些人不靠实力也能获得人气就没有努力的动力了,而他很明白“观众缘”的有效时长是要靠实力来维持的。

过去我们总把中国偶像做不起来的原因之一归咎于没有打歌舞台,然而去年两个平台做的打歌节目都没有像韩国那样从此成为偶像团体和歌手宣发的日常渠道,反而在经历了冠名商撤资、热度不高等问题后默默收场。舞台能力好的偶像团体依然未必能有大放异彩的舞台。事实上,正如徐明朝所言,是观众还没有形成消费舞台的习惯所致。而要让观众形成消费舞台的习惯,首先市场需要出现多个可供消费的舞台型偶像,但这类偶像无法速成。

今年的三档偶像节目,除了乐华娱乐、麦锐娱乐这些比较早期就开始做偶像的公司继续来参与之外,更多有名的音乐公司和影视公司也来了,就连一些2018年才成立的公司都来了。去年旗下经纪人王菊参加《创造101》走红后,esee英模这样的模特公司也送人来参与偶像节目。仿佛只要跟上脚步,就不怕分不到一杯小羹。

在大部分人都只做快速培养的情况下,行业并不能给偶像节目输送优质的练习生。创造营2019已经要将选手扩大范围到出道多年,已经30多岁的陈年偶像了。毫无疑问,现阶段平台做偶像节目已经到了竭泽而渔的境地。

“平台用偶像的噱头来获取流量,经纪公司为了蹭平台的流量去做偶像,没有几个是真正想做自己的团。虽然现在很多团的人气都不错,演唱会也有一定水平,但是和韩国正常水平的偶像团体还是有很大差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从业者A某评论道。

谈及今年的偶像节目,A某还感叹道,无论是还未出道的练习生还是已经出道的偶像,同质化程度都很高。Andy不由得说起十年前国内的那段韩式偶像热潮。当韩流偶像大举进军中国市场时,国内迎战的男团是韩式风格的HIT-5、至上励合和M.I.C.男团。

(至上励合)

“中国团体直接模仿韩团的包装形式、成品舞台,但基础的训练过程却忽略了。同样的风格之下,观众难免不将两者做比较,但中国团的整体实力是比不上韩团的,只是模仿了很漂亮的外壳。“

说到底,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跟风的习惯依然没有改变。

市场不成熟,产业链没有形成确实是现阶段偶像产业正在面临的问题,可是市场参与者自己都没有几个是脚踏实地去做的,成熟的产业链从何而来?

我们常常与业内人讨论的是,不依赖视频平台,经纪公司能如何把偶像做起来?但如今我们恐怕要重新审视视频平台在偶像产业中发挥的作用。

确实,平台的入局为偶像产业的发展带来了历史性的意义,但另一方面,平台也为投机者的入局提供了条件和诱惑。行业的问题还是需要行业自己来解决,不能依赖视频平台的救助。每个参与者都脚踏实地去培养,才能让偶像产业回归生命力更强的实力派。

当下我们能期待的,也许只有市场成熟、产业完善、政策扶持、更多从业者用心培养而非投机跟风的那一天的到来。